【青年創作】浮游共生計畫 - 讓藝術與文化再現浮洲

 

作者:鍾尚霖 Ellrin

浮洲

之所以有機會到浮洲參觀,得感謝Andy邀請我參加「浮游共生計畫」的環境劇場,這是我第一次參加「環境劇場」活動,與傳統進戲院看戲的模式不同,環境劇場的觀賞空間是流動的,表演者會像導遊般,帶領觀眾沿著特定的行進路線,完成一場類似闖關遊戲的劇場演出。

 

表演過程中,導遊歐陽透過風趣的介紹與互動,帶著我們走進屬於他記憶裡的浮洲,這些片段的故事讓整齣戲有了邏輯,故事和土地的關聯則讓劇情有了意義,使整場表演有了基本的架構,但由於故事的主角一開始被鎖定為大學時期的歐陽,因此劇中某些年代較祖先級的事件,好比茉莉花產業,會讓主角跳離大學時期,造成事件與角色的關聯性消失,我覺得或許這部分的劇情安排可以更好,使觀看體驗更為流暢。但我依然喜歡這段有味道的故事,也希望浮洲有朝一日能重拾芬芳。整體下來的觀看體驗相當愉快,我也很喜歡最後讓觀眾與浮洲精靈共舞的段落,精靈的動作好美,我卻像一隻殭屍超僵硬的,但大家都很愉快,這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

活動結束後,我有了與浮洲獨處的機會,當時我人在浮洲河濱藝術公園,拿出相機後的第一張相片,是一隻告示牌左側的人面蜘蛛,這是相當不得了的事,人面蜘蛛在台灣基本上只會出現在生態保育區,因為這種超大蜘蛛若出現在一般公園,不可能不被惡性撲殺,人面蜘蛛的出現,某方面代表了浮洲河濱藝術公園的生態整治是成功的,令人驚豔。

隨後,我拿著相機來到了住宅區,浮洲的房屋普遍老舊,有很多那種一大棟、橫向多戶的舊屋,有些外牆經過彩色粉刷後有了新的生命力,但大多還是散發著黑灰色的年邁氣息,當中,也有些較新的住屋,除了整體更明亮之外,高度也更高,相當顯眼,卻也有些突兀。我認為,或許這些新與舊並排的建築,最能代表現在的浮洲吧,是一種在衝突中維持平衡的共生狀態,整齊而雜亂。

而一直當我走到台藝大周邊,才意識到原來這裡是一間藝術大學,台藝大的存在與剛才經過的街道、房屋沒有相關性,只是剛好在這裡的感覺,或許台灣普遍的大學都是這樣,但我總覺得從浮洲河濱藝術公園到台藝大的路上,藝術不該是空白的,我想這或許也是「浮游共生計畫」活動中,主辦方想讓我們感受到的現狀的輪廓,以及期待的願景:讓藝術與文化再現浮洲。

旅途的最後,我在台藝大拍了幾張照後離開了浮洲,離開時,我想了想自己在劇場反饋中給的答案,我覺得浮洲___(ans: 沒有多餘的聲音),我希望未來的浮洲___(ans: 能回到從前,充滿花香),浮洲是個車水馬龍的地區,在住宅區行走時,汽機車的噪音絕對讓街道稱不上安靜,但所謂的安靜又是什麼,當我戴上耳機,放著我喜歡的音樂然後閱讀,數分鐘後世界剩下文字,音樂持續卻沒有聲音,這是安靜,也是我給現在的浮洲的答案,也就是:她有著她該有的樣子,大家也習慣了她這個樣子,於是剩下空空如也。

而我希望的浮洲呢?我想不論這裡怎麼改變,當在地人習慣了這首歌之後,一切都會回到原點,可對於外地人而言,浮洲是一個全新的概念,不論這裡最終選擇如何發展,留給外人的最終只會是一個最深刻的印象,當然,如果這裡的老房子能拉拉皮,讓低飽和度的石牆多點顏色,也挺不賴,但如果要留下深刻的印象,我認為茉莉花的優雅芬芳,會是最棒且最直接的記憶點。

 

再次感謝「浮游共生計畫」帶我認識這個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