與其被模糊不清的未來侷限,不如把握住當下的機會

/圖:林雨晴、郭哲廷
/文:林雨晴

 從在北投搭上捷運,到轉運站搭上高鐵,一切是如此不真實,墾丁快線上,想著不斷被問的問題,「你期待這段旅程帶給你什麼?」


第一次出於「自願性」,將自己丟入完全陌生的環境和人群中。曾到台南獨旅,但那時兩天一夜的行程,就是去逛博物館、美術館、看靜態展覽這些理所當然能獨自欣賞完成的事,而不願踏出那步,去和陌生人聊天、談話,這段獨處,確實留給當時的我很多和自己對話、沈澱的機會,卻始終覺得有些問題仍在心中盲目的轉圈,跨不出自身狹隘的視野,而Xplore恆春,給予我這個機會,將自己毫無保留的拋出去和不同人相處,突破那已在打轉中卡死的思路。


我很不喜歡報名那種需要寫一大堆東西的活動,從自我介紹、分享個人故事、到為什麼想參加這個活動…之類,除了懶於花時間靜下來用文字梳理並記錄腦中雜亂的想法之外,每當填寫這些問題時,總會一再看到自己的平凡和毫無方向,而那種感覺,很討厭。升上大學後,看到越來愈多同學,好似充滿目標在前進,有人申請實習;有人參加和NGO合作的社團;有人前往各種倡議活動為自己重視的議題發聲,我如同被施壓一種「必須」擁有方向的責任,應該去參加探索生涯的營隊、應該去參與服務性社團,至少回饋社會、應該提升自己各方面的能力,應該,應該……,這樣可怕的循環卻也讓我對一切可能性更加怯步。


真說不出,到底什麼契機讓我被學校郵件中恆春半島探索計劃的活動訊息吸引,也許是簡章映入眼簾的那片海,也許是那片山崖,也許,是告訴我可以不需要有方向,可以自在地去探索。莫名其妙的衝動之下就這樣跨出了第一步,靠著史無前例的勇氣完成了最過不去的報名表,但第一次面談時,聽到其他探索者候選人又是創辦雜誌、又是youtuber各種斜槓技能,差點將我再次打回比較的壓力之中,好險最後就這樣一步步到了恆春。


踏進暖洋,看到輕鬆坐在沙發上的夥伴們,隨著往後許多吃著宵夜聊天的夜晚,意識到我不是來證明什麼能力的,之前的我想找到所謂生人方向、對應的職業、明確能為社會做的事,但里山生態志遠哥的分享,提醒我回饋社會和生態,像是一趟旅程,有巨大的阻力,需要克服的困難,還有看似無法回本的投資,但且走且看,不也是小小的我可投入的方法呢?與其被模糊不清的未來侷限,不如把握住當下的機會。


邊吃著超威猛酥脆蔥油餅加起司蛋,邊聽Warren分享火箭人實驗室的種種;在環半島因緣際會下,邊看著最南角星空,邊死纏爛打的要求哲廷分享他自己和相信世代的事;邊打著飽嗝邊喝著啤酒,邊聽Andy講關於方向、旅途、人們。到現在其實還有些說不清這些人到底在幹嘛,甚至無法回答他們是什麼「職業」,但不就是如此嗎,未來方向不是一種職業發展,而是生活。


環保、減少一次性餐具使用,想必大家早已聽膩了吧?剛好有帶自己的餐具就用一下,忘了就算了;宵夜什麼的就是吃當下的氣氛,騎到鹹酥雞攤位,拎著塑膠袋,紙袋、竹籤,這大概就是原本的我吧,但Sarah卻把減塑活出來了,將近一週的相處,拿著鐵鍋到處裝,這些不是去提倡什麼口號,我所體會到的也已超出環保理念,而是,原來,生活是可以彼此影響的。我親愛的Coach,Sarah,帶著我衝破了舒適圈,不是透過當個野孩子在瀑布亂爬,而是在壓塔皮、捏司康的過程中,提醒我記得去擁抱每一個可能性,看著她在暖洋,上山下海之中,卻同時專注的處裡不同事務,我在痛苦的責任感和放鬆享受人生兩者中,感受到了不同以往的平衡點和生活。


謝謝恆春,這週像下潛的過程一樣,看到了從未駐足觀賞的海底新世界;也看到了能像山海一般,自由自在而開闊的視野和未來的可能性。


附上恆春,暖洋,送給我豐富又無限的可能性